贾蓉

贾蓉,《红楼梦》中人物。贾珍之子。他不但是宁国府的长房长孙,更是整个贾府的长房长孙。贾蓉长得面目清秀,细挑身材。他原为监生,妻子秦可卿死后,为了丧礼风光些,父亲贾珍花钱给他捐了个五品龙禁尉。后娶胡氏为妻。贾蓉堪称《红楼梦》中身份和情感都最为尴尬的一位。他娶了金陵十二钗中漂亮的秦可卿为妻,偏偏老婆却跟自己的老子贾珍偷情,有最终淫丧天香楼一说,而他自己,也总热衷于混乱的情感关系中,与自己的婶子王熙凤和姨娘尤二姐尤三姐都不清不楚的。实际上,表面上看起来风光的贾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倒霉孩子。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他的妻子秦可卿被别人长期霸占,他没有一点做丈夫的权利。本来戴绿帽子就很不堪了,更加不堪的是绿帽子还是自己的老爸给的,你说,能摊上这样的父亲,这世界上还有比贾蓉更倒霉的孩子吗?贾蓉还有乱伦之嫌。由于妻子长期被父亲霸占,使年轻的贾蓉成为性变态。读者也许还记得小说第63回二尤到宁国府的情景吧,热孝在身的贾蓉在尤二姐尤三姐面前连丫头都看不过的丑态: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贾蓉笑道谁家没风流事?别叫我说出来。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婶子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他的账通过这段描写,读者完全可以看出贾蓉由于妻子秦可卿被父亲贾珍霸占一事对于他的心灵造成的伤害和扭曲:恣意乱伦。对尤二姐尤三姐姨娘辈的女人没有一点廉耻、羞耻之心的进行调情调笑。对家中的丫鬟他也是恣意侮辱糟蹋,这同样是一种潜意识的性报复。变态心理还使得他挑唆叔叔贾琏尤二姐,方便自己以后好趁机对尤二姐下手。

而且,我们必须看到,正是由于父亲贾珍的言传身教,贾蓉很快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有着共同的性嗜好的流氓,那就是贾琏所说的: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而所谓聚麀之诮,就是指父子共同占有一个女人的嗜好。另外,贾蓉长期受到父亲贾珍的暴力教育。贾府对于男子,历来是比较严厉的。贾政贾宝玉的呵斥和痛打,贾赦稍不如意就揍贾琏几下,然而这和贾珍对儿子贾蓉的严厉来,真不算什么。也就是在第29回清虚观打醮一节,贾珍因为贾蓉躲懒而收拾他的一段,贾珍喝命家人啐他,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言语。这比打几下还严重,贾珍这样的教育是极其具有侮辱性的,对贾蓉的人格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只能导致他对于别人的发泄型报复性格的形成。因此,在读者看来,与在贾母的鼓励式教育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心智健全的贾宝玉比起来,作为贾府长房长孙的贾蓉真的很可怜,他面对的是严厉和好色的父亲,面对的是父亲的暴力和龌龊,这使得他别无选择的成长为贾府的另一个贾珍,他的丑陋的父亲的一个影子。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贾蓉的堕落就是贾府堕落的一个绝妙而真实的缩影!续书中写到由于他和父亲作恶多端,被人参奏,宁国府被锦衣军查抄。贾蓉后依附荣府生活。(风水)

《红楼梦》人物贾蓉是个什么样的人?

尴尬

贾蓉堪称《红楼梦》中身份和情感都最为尴尬的一位。他娶了金陵十二钗中漂亮的秦可卿为妻,偏偏老婆却跟自己的老子贾珍偷情,有最终淫丧天香楼一说,而他自己,也总热衷于混乱的情感关系中,与自己的婶子王熙凤和姨娘尤二姐尤三姐都不清不楚的。

表面上看起来,贾蓉是很风光的。他不但是宁国府的长房长孙,更是整个贾府的长房长孙,而且长的清秀俊俏,可是其实,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倒霉孩子。为什么这样说呢?

贾蓉的不幸

首先,贾蓉的美貌妻子秦可卿被别人长期霸占。

在《揭秘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真相》、《《红楼梦》中秦可卿真的是公主吗》、《揭秘《红楼梦》中贾元春之死真相》和《揭秘红楼梦中贾府事败被抄真相》。这是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应该具有的正常权利,可是,作为偌大一个贾府的长孙少爷的贾蓉却没有,他真的很可怜很倒霉。也就是说,贾蓉连起码的做丈夫的权利都没有。

其次,更加让贾蓉难堪的是霸占他老婆的竟然就是自己的父亲。

被别人带绿帽子本身就很惨了,而更加不堪者,还是自己的老爸给儿子带上一顶硕大的绿帽子,你说,能摊上这样的父亲,这世界上还有比贾蓉更倒霉的孩子吗?

贾蓉乱伦

由于妻子长期被父亲霸占,使年轻的贾蓉成为性变态。

既然妻子秦可卿是专给父亲贾珍泄欲的工具,贾蓉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了,这也就决定了他和秦可卿之间很难有正常的夫妻生活,而这也就导致了贾蓉的性变态。我们也许还记得小说第63尤二姐尤三姐到宁国府的情景吧,贾蓉在尤二姐尤三姐面前的丑态:

贾蓉长得是面目清秀,细挑身材,但生活上却和他父亲贾珍一样荒淫无耻。和姨娘尤二姐不干不净。

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父亲正想你呢。二姨娘红了脸,骂道:好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越发连个体统都没了。还亏你是大家公子哥儿,每日念书学礼的,越发连那小家子的也跟不上。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兜头就打,吓得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尤三姐便转过脸去,说道:等姐姐来家再告诉他。贾蓉忙笑着跪在炕上求饶,因又和他二姨娘抢砂仁吃。那二姐儿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众丫头看不过,都笑说: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他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回来告诉爷,你吃不了兜着走。

贾蓉撇下他姨娘,便抱着那丫头亲嘴,说:我的心肝,你说得是。咱们馋他们两个。丫头们忙推他,恨的骂:短命鬼! 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知道的说是玩,不知道的人,再遇见那样脏心烂肺的、爱多管闲事嚼舌头的人,吵嚷到那府里,背地嚼舌,说咱们这边混账。贾蓉笑道:各门另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叫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婶子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他的账:那一件瞒了我?

通过这段描写,我们完全可以看出贾蓉由于妻子秦可卿被父亲贾珍霸占一事对于他的心灵造成的伤害和扭曲。一是恣意乱伦。由于父亲和媳妇通奸,导致贾蓉形成了与上一辈女性乱来的报复性变态性取向。尤二姐尤三姐是他的继母的姐妹,是姨娘的辈分,可是贾蓉竟然没有一点廉耻、羞耻之心的马上进行调情调笑;二是随意胡来。从贾蓉的行为来看,家中的丫鬟他也是随意侮辱糟蹋,这同样是一种潜意识的性报复。这竟然使得他挑唆叔叔贾琏尤二姐也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以后自己好趁机对尤二姐上下其手。

而且,我们必须看到,正是由于父亲贾珍的言传身教,贾蓉很快成为一个和父亲一样有着共同的性嗜好的流氓,那就是贾琏所说的: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而所谓聚麀之诮,就是指父子共同占有一个女人的嗜好。

暴力教育

贾蓉长期受到父亲贾珍的暴力教育。

贾府对于男子,历来是比较严厉的。贾政贾宝玉的呵斥和痛打,贾赦稍不如意就揍贾琏几下,然而这和贾珍对儿子贾蓉的严厉来,真不算什么。也就是在第二十九回清虚观打醮一节,贾珍因为贾蓉躲懒而收拾他的一段:

贾珍道:去罢。又问:怎么不见蓉儿?一声未了,只见贾蓉从钟楼里跑出来了。贾珍道:你瞧瞧,我这里没热,他倒凉快去了!喝命家人啐他。那小厮们都知道贾珍素日的性子,违拗不得,就有个小厮上来向贾蓉脸上啐了一口。贾珍还瞪着他,那小厮便问贾蓉:爷还不怕热,哥儿怎么先凉快去了?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言语。

这比打几下还严重,贾珍这样的教育是极其具有侮辱性的,对贾蓉的人格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只能导致他对于别人的发泄型报复性格的形成。

因此,在我看来,与在贾母的鼓励式教育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心智健全的贾宝玉比起来,作为贾府长房长孙的贾蓉真的很可怜,他面对的是严厉和好色的父亲,面对的是父亲的暴力和龌龊,这使得他别无选择的成长为贾府的另一个贾珍,他的丑陋的父亲的一个影子。也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贾蓉的堕落就是贾府堕落的一个绝妙而真实的缩影!(风水)

《红楼梦》人物贾蓉和王熙凤是什么关系?

《红楼梦》第七回焦大醉骂那场戏很精彩,他骂的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指的是谁呢?扒灰应该指的是贾珍秦可卿,养小叔子指的应该是凤姐和贾蓉,因为凤姐和贾蓉之间的暧昧关系书中写到过有两次。第六回原文引入

贾蓉笑道:我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说上回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明日请一个要紧的客,借了略摆一摆就送过来。凤姐道:说迟了一日,昨儿已经给了人了。贾蓉听着,嘻嘻的笑着,在炕沿上半跪道:婶子若不借,又说我不会说话了,又挨一顿好打呢。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凤姐笑道:也没见你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你们那里放着那些好东西,只是看不见,偏我的就是好的。贾蓉笑道:那里有这个好呢!只求开恩罢。凤姐道:若碰一点儿,你可仔细你的皮!因命平儿拿了楼房的钥匙,传几个妥当人抬去。贾蓉喜的眉开眼笑,说:我亲自带了人拿去,别由他们乱碰。说着便起身出去了。

这里凤姐忽又想起一事来,便向窗外叫:蓉哥回来。外面几个人接声说:蓉大爷快回来。贾蓉忙复身转来,垂手侍立,听何指示。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忽然把脸一红,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贾蓉应了一声,方慢慢的退去。

第十六回原文引入:

贾蔷又近前回说:下姑苏聘请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大爷派了侄儿,带领着来管家两个儿子,还有单聘仁,卜固修两个清客相公,一同前往,所以命我来见叔叔。贾琏听了,将贾蔷打谅了打谅,笑道:你能在这一行么?这个事虽不算甚大,里头大有藏掖的。贾蔷笑道:只好学习着办罢了。

贾蓉在身旁灯影下悄拉凤姐的衣襟,凤姐会意,因笑道:你也太操心了,难道大爷比咱们还不会用人?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谁都是在行的?孩子们已长的这么大了,没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大爷派他去,原不过是个坐纛旗儿,难道认真的叫他去讲价钱会经纪去呢!依我说就很好。贾琏道:自然是这样。并不是我驳回,少不得替他算计算计。因问:这一项银子动那一处的?贾蔷道:才也议到这里。赖爷爷说,不用从京里带下去,江南甄家还收着我们五万银子。明日写一封书信会票我们带去,先支三万,下剩二万存着,等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帐幔的使费。贾琏点头道:这个主意好。

凤姐忙向贾蔷道:既这样,我有两个在行妥当人,你就带他们去办,这个便宜了你呢。贾蔷忙陪笑说:正要和婶婶讨两个人呢,这可巧了。因问名字。凤姐便问赵嬷嬷。彼时赵嬷嬷已听呆了话,平儿忙笑推他,他才醒悟过来,忙说:一个叫赵天梁,一个叫赵天栋。凤姐道:可别忘了,我可干我的去了。说着便出去了。贾蓉忙送出来,又悄悄的向凤姐道:婶子要什么东西,吩咐我开个帐给蔷兄弟带了去,叫他按帐置办了来。凤姐笑道:别放你娘的屁!我的东西还没处撂呢,希罕你们鬼鬼祟祟的?说着一径去了。

这里贾蔷也悄问贾琏:要什么东西?顺便织来孝敬。贾琏笑道:你别兴头。才学着办事,倒先学会了这把戏。我短了什么,少不得写信来告诉你,且不要论到这里。说毕,打发他二人去了。接着回事的人来,不止三四次,贾琏害乏,便传与二门上,一应不许传报,俱等明日料理。凤姐至三更时分方下来安歇,一宿无话。

从这两段看,凤姐和贾蓉是有些眉来眼去,套的很近乎,尤其十六回那一段对比很鲜明,贾蓉问凤姐要什么东西,而贾蔷贾琏要什么东西,而且贾蓉问凤姐时避开了贾琏的。但仅凭这些还不能证明他们真的有奸情。首先,凤姐是个聪明人,通奸的后果她不会不知道,秦可卿就是个例子,也算前车之鉴,她不会不知轻重。其次,她好象也不具备通奸的条件,从书中描写看的出来,她是贾府第一大忙人,一天到晚,找她请示的汇报的,大小事情络绎不绝,晚上好不容易有点空,身边还有一大堆丫头伺候着,她似乎也脱不开身。即使她能打发掉其它人,可是平儿是最不好打发的。平儿从小跟着她,不但寸步不离而且也了如指掌。因为林如海病重贾琏送黛玉回苏州的那一段日子,平儿是和凤姐一起睡的,所以她要有点什么动静再骗得过谁也骗不过平儿的眼睛,除非她连平儿都买通了。要买通平儿,岂不是把把柄给平儿抓住了,谅她也不敢,凤姐也没那么蠢。还有贾瑞调戏她的事,她也告诉了平儿平儿是怎么说的没人伦的混帐东西,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如果她的主子也做那种事,她岂不是连她主子都骂了,她敢吗?后面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其实也点明了王熙凤基本上是清白的,否则也不会拿她比天鹅。

所以说王熙凤和贾蓉的关系仅限于外表的游戏,不会真的有染。至于焦大为什么那么骂,可能是因为他们之间调戏被下人看见传了出去,以讹传讹就有点象真的了。